• “跨邦车企巨头收与放”系列报道通用汽车断舍

    专用汽车

      编前: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动工,特斯拉近来股价大涨,其总市值超过了宝马成为仅次于丰田、大众和戴姆勒的全球第四大汽车公司。与此同时,福特近一段时间以来股价狂跌也引起了分析师的注意。

      事实上,特斯拉和福特在资本市场上截然不同的表现,并不只是华尔街的“踩高捧低”,而是大众对于汽车新旧势力未来发展预期的反映。汽车“新四化”势不可挡,未来汽车将被软件所定义。一直以来,人们对于像通用汽车、福特这样的百年跨国车企巨头是否有能力应对像特斯拉、Waymo、优步这样的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新秀的崛起持怀疑态度。在此背景下,跨国车企巨头开始了艰难的转型之路,他们在传统业务领域积极“瘦身”,为了筹措资金在新技术和业务领域加码。从本期开始,本报推出“跨国车企巨头收与放”系列报道,来探讨这些车企如何做“加减法”,让自己“永葆青春”,在未来激烈的行业竞争中继续生存。

      面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拿大总统特鲁多的大力施压,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这位被誉为汽车业“铁娘子”的“超级玛丽”并没有低头,而是选择硬扛,继续推进该公司在北美的关厂和裁员计划。这是通用汽车继退出欧洲、印度、南非市场,对全球战略市场进行调整之后的又一次“断舍离”,因为博拉深知,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的,通用汽车再也不想像2009年那样,陷入申请破产保护的境地了。

      闲不住的特朗普前不久又将矛头对准了博拉,称其在北美关闭5家工厂以及裁员的决策是“可恶的”。2018年11月,通用汽车表示,作为转型计划的一部分,将于明年年底前裁掉15%的受薪员工,包括25%的高管,裁员人数或达14700人,并在全球范围内关闭7个生产基地。通用这场转型“手术”,力度不是一般的大,自然也招致一直“以增加国内就业为己任”的特朗普不满。

      但博拉对于政界和工会的压力并不怵。“在我38年职业生涯中,我从未看到过这个行业变化得如此之快。我们正在努力确保通用汽车强大,确保我们在诸如电动化、自动驾驶和汽车互联领域保持技术领先地位,这些才是消费者真正想要的,是行业大势。”她说。尽管通用汽车目前的利润和业绩表现不错,但博拉希望现在就采取行动,让公司在经济不景气时也能保持盈利能力,同时保证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等新兴技术上的投资。对于博拉而言,通用汽车目前的首要任务是转型,关厂裁员是其转型之路上必须承受的阵痛。

      作为全球业务调整的一部分,通用汽车将在今年停产数款轿车车型,包括上述工厂所生产的别克君越、凯迪拉克CT6、凯迪拉克XTS、雪佛兰Impala、雪佛兰科鲁兹等车型。在北美市场,由于消费者偏爱SUV和皮卡,轿车市场份额继续下滑。在2018年美国新车总销量中,轿车仅占32%,而轻卡和SUV占68%。

      无独有偶,身为老对手的福特也计划在大洋彼岸关厂裁员。近日,福特宣布,将在其欧洲业务部门裁员数千人,以期实现业务的扭亏为盈,公司正在进行大范围调整,不排除关厂的可能性。由于英国退欧以及其他不利因素影响,福特在欧洲亏损加大。

      而通用汽车早在2017年3月就将欧宝/沃克斯豪尔出售给PSA,甩掉了这个“老大难”包袱。现在看来,通用汽车这一决定似乎是明智的,欧宝到现在依然亏损不止,PSA甚至考虑出售欧宝的研发部门来止损。一些分析师认为福特应该效仿通用汽车,对一直亏损的业务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全面撤出欧洲市场。

      在通用汽车将欧宝出售后不到2个月,该公司又宣布了一系列重组海外市场的重要措施,包括停止在印度市场销售汽车、出售在南非的业务、关闭在澳大利亚的工厂。去年2月,通用汽车宣布关闭在韩国的群山工厂。此外,该公司还将在今年年底前关闭另外两家位于北美地区以外的工厂。通用汽车希望以此增强公司的财务表现并将资本和资源更加集中地投入收益更高的市场,例如中国市场。近日,通用汽车宣布将于今年推出一个崭新的全球车型系列,并计划年内在中国首发。该系列包括多款雪佛兰、别克品牌的轿车和SUV,汇集了通用汽车全球优势资源和前沿科技。未来它们将相继进入中国、南美等市场,在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销售。2019年,通用汽车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中国市场推出20多款全新及改款车型。

      博拉表示:“伴随着行业变革,我们正在改变公司的发展模式。我们将把资本集中地投入到回报率更高的市场机会,从而在主营汽车业务和未来个人出行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很显然,博拉希望让通用汽车的资本回报率最大化,从上述那些不盈利的市场撤出,集中资源发展更有前景的市场以及新技术,比如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

      通用汽车在全球市场调整“瘦身”,都是为了加快该公司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新年伊始,通用汽车任命马克·睿思担任公司新总裁。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未来两年内,睿思计划将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资源投入增加一倍。

      按照通用汽车既定的重组规划,预计到2020年底,其全年调整后的自由现金流将提升60亿美元,其中45亿美元来自严格控制成本,15亿美元来自降低资本支出。“通用汽车现阶段已经完成了对新型高效汽车架构的投资布局,覆盖卡车、跨界车和SUV等车型。未来,下一代电气化驱动架构将成为通用汽车投资的重点。”博拉说。

      虽然现在众多车企都提出了全面电动化的目标,但对于发展电动汽车,通用汽车可不是简单说说而已。早在1996年,通用汽车首次推出EV1电动车,成为现代第一家为电气化量身定制车型的制造商。在23年后的今天,通用汽车旗下高档品牌凯迪拉克在北美车展上首秀旗下首款纯电动车型。通用汽车更宣布,将以凯迪拉克为先锋引领其新一代电气化战略。

      众所周知,凯迪拉克是美国的国宝级品牌,是“美国梦”的象征,是美国总统的座驾。将凯迪拉克定调为通用汽车新一代电气化战略的“先锋”,足以显示通用汽车计划在电动汽车市场大干一场的决心。此前,通用汽车旗下主要由雪佛兰承担电动汽车的生产任务,而现在高档品牌凯迪拉克将成为该公司“领先”的电动汽车品牌,也标志着通用汽车欲在高端电动汽车市场与特斯拉正面厮杀。

      通用汽车已经公布了纯电动化路径的发展战略,计划于2023年前在全球推出20余款纯电动车型。作为通用汽车规模最大的市场,中国将成为通用汽车实现纯电动未来的最重要一环。通用计划到2020年前在中国市场推出10款新能源车;到2023年,通用汽车在华新能源车型总数再翻一番,达20款车型。

      在自动驾驶领域,通用汽车在跨国车企中可谓遥遥领先。早在2016年,通用汽车斥资10亿多美元收购了美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这也是博拉团队近年来最成功的一笔投资。目前,Cruise正稳步推进于2019年实现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应用的计划。近日,Cruise与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达成合作,提供餐饮配送服务,逐步建立自动驾驶汽车生态系统。

      为了更快地推进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通用汽车原总裁丹·阿曼从今年开始担任Cruise首席执行官。去年10月,通用汽车与Cruise联合宣布,将携手本田共同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大规模商业化应用,重塑未来个人出行。本田将与通用汽车及Cruise合作,专门开发一款针对全球市场的自动驾驶汽车。该专属车型可应对多样化的应用模式,并可实现大规模生产。

      本田计划在12年内对通用汽车的Cruise投入20亿美元,获得5.7%的股份。再加上之前对该公司7.5亿美元的股权投资,本田所承诺的总资金已达到27.5亿美元。再加上日本软银愿景基金去年5月投资的22.5亿美元资金以及通用汽车追加的11亿美元投资,目前Cruise的估值已达146亿美元。通用汽车的前瞻布局,无疑为探索新的业务增长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些措施将有效推动公司转型,使我们变得更敏捷、更柔韧、更具盈利能力,并提升我们投资未来的能力。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博拉说。不积极适应市场变化就会被淘汰,看来博拉和通用汽车已经将2009年的教训铭记于心。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跨邦车企巨头收与放”系列报道通用汽车断舍 专用汽车

    2019-11-25 17:34
  •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